文学作品

我们家的三代党员

发布时间:2021-06-30 来源:人民铁道 字号:TT
  我出生在一个铁路世家,从爷爷那一代算起已经三代铁路人了。回望党的百年历史,我满含深情。我家祖孙三代的党员情结早已融入我们的血液。

  祖辈:战争年代的革命情怀

  我爷爷贾胜元20世纪30年代是山东枣庄临城站的上煤工。那个年代,给蒸汽机车上煤是由两个工人一组,协力担满一大筐煤,沿着上煤台的斜坡路,运到煤水车上。每一台机车上煤需要几组上煤工往返几十次才能完成,工作的辛苦程度可想而知。

  这份工作因日军的侵略而中断。1938年日军占领枣庄后,爷爷就失业了。为了养家糊口,爷爷在火车站附近做点卖馒头的小生意。这些都是伯父讲给我听的,那时,临城站和沿线一带是铁道游击队活动比较集中的地区,附近的穷苦百姓大都明里暗里支持铁道游击队的工作。

  1939年,爷爷加入中国共产党,担当地下交通员。1940年,爷爷被日本特务抓到了宪兵队,牺牲在监狱里。那时,奶奶带着几个孩子,最大的伯父只有10岁,两个姑姑也就六七岁,我爸爸当时两岁,还有一个叔叔不到3个月就饿死了。在那个兵荒马乱的战争年代,奶奶只是30岁不到的小脚农妇,住过草棚屋,住过铁路边上废弃的棚车厢,靠捡破烂、拾煤渣、帮人缝缝补补维持生活,吃了上顿没下顿。那么艰难困苦的岁月,他们是怎么熬过来的?想想都是满纸血泪。

  我没有见过爷爷奶奶,他们甚至连一张照片都没有留下。只要想到他们那一代人的坚韧和勇敢,我就浑身充满了力量,总觉得爷爷奶奶从未走远,依然安静地看着我,关注着我的成长。

  父辈:建设时期的无私奉献

  新中国成立之初,父辈们满怀对党的感恩投入工作,将这种感恩之情转化为对工作的热情。因为他们明白,是党的关怀让他们活成了顶天立地的人的模样。

  我的伯父贾继成,新中国成立后在济南机务段检修车间工作,195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他刻苦好学,虽然识字不多,但凭着努力钻研,慢慢从学徒做到了工长,后来成为检修车间副主任,直到退休。据伯母讲,那时候,从二七新村到济南机务段,步行大约得一个多小时,伯父每天都是披着星星走,带着月亮回。

  我的父亲贾继坤1956年参加工作,在兖州机务段担当机车司炉,上世纪70年代担任建设型5551号蒸汽机车司机长。我曾经在箱子里看到颁给父亲的乘务30年未发生任何责任事故的一张发黄了的奖状。“跑一趟安全车容易,跑一辈子安全车难”,这句话的含义是在我开了火车后才深刻体会到的。父亲取得那样的安全成绩是多么不容易啊。

  记忆里,父亲很少在家。他那时在北线跑车,一出发就要一周左右,只有机车洗炉的时候才能多待一两天,在家过春节的时候更是屈指可数。父亲上下班都会提一个用扁平尼龙带编织的大提篮,外面挂着一个扁铝合金的饭盒,篮子里有手电、锤子等。大老远听到门外熟悉的咳嗽声,我就会跑出去,双手抓着爸爸的手,用脚蹬着他的腿,以手为轴,像猴子一样在空中翻几个跟头。爸爸从来都是乐呵呵的,听到妈妈嚷我,他还笑着说反正油包也脏了。小时候的我,只要爸爸回家,就高兴得像过节一样。

  最难忘的是爸爸的手。油包脏了,用碱水泡泡多洗几遍,就干净了。而他的手任凭怎么洗,手掌纹和指甲缝里都有油黑的印迹。爸爸的手很粗糙,有时候帮我挠痒痒,只需手指平伸划拉几下,就能起到砂纸打磨的效果,每次都让我龇牙咧嘴。

  父亲在家休班也常学习,他只有小学文化,可他写字就像刻板一样一笔一画横平竖直,他的司机手账和报单写得一丝不苟、板板正正,父亲是我见到写字最认真的人。

  父亲曾对我说,他对铁路有着很深的感情,火车开了30多年没有开够。拉开汽门手把,汽笛声一响,感觉浑身来劲。

  我:薪火相传 青春无悔

  父亲曾经对我说,他觉得干了一辈子的火车司机,把5个孩子都培养成铁路工人,是一件很幸福、很自豪的事情。我就在父亲的期许中,于1991年如愿考上了济南铁路司机学校;1993年分配到当时的兖州机务段学习,一年后成为西线兖菏车队的一名机车司炉。那一年,我刚19岁。

  上火车当然要从烧火干起,出勤接班上车,司炉先清点工具,给炉门风缸和风泵浇油,做好油润,然后上煤水车掘好煤坑准备洇煤,最后摇炉、清灰、整备火床,一套活儿下来,机车还没出库,已然一头一脸的汗。冬天,司机室四处漏风漏雨;夏天,守着一个大火炉,投煤踩开炉门直觉得热浪往外直窜,扑在脸上火烧火燎的疼;秋天风大,因为瞭望条件不好,半边身子总要探出窗外,风沙煤灰吹一路,下班除了牙与眼白,满脸黝黑。

  直到1997年逐步转型内燃机车,工作环境才大为改观。前后司机室宽大玻璃窗便于瞭望,还有风扇、电炉,跑车终于能吃上热乎乎的饭菜了,后来还有了空调。我想这是父辈们做梦都不敢想的吧。我在内燃机车时代考上司机,拥有内燃、电力两种机型的驾驶证。2012年,我成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。

  2010年更换电力机车,我出乘时身着制服,打着肩章,手拉提箱,想起爸爸当年“油包、提篮、扁饭盒”的情景,真有恍如隔世之感。我亲身经历、见证了机车从蒸汽、内燃到电力的更新转型。祖国建设波澜壮阔,铁路飞速发展,正是祖国华彩蓝图中的一段瑰丽篇章。

  一晃27年过去了,我从19岁的青年小伙转眼已成别人眼中的“师傅”。这些年工作之余,我拿起笔,写了100多篇散文与通讯,在《人民日报》《山东工人报》《中国信息报》以及“学习强国”学习平台等发表,并于去年被批准加入中国铁路作家协会。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奉献给铁路,我无怨无悔、无比自豪!党的百年华诞之际,展望未来,我豪情满怀。我要做一个扎根铁路、讴歌铁路的工人作家,紧随铁路发展步伐,记录铁路发展成就。成就伟业需要几代人的前赴后继,我庆幸我还坚定地走在奋斗的路上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作者:贾广猛


 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