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作品

追日

发布时间:2016-08-03 来源:澳门大阳城182ty 字号:TT

  枕了一夜轮声,一觉醒来,黑黝黝的山影不断从车窗外掠过。“呜——”从轰轰隆隆的轮声中蹦出的汽笛声刚刚消失,一抹红光嗖地甩在列车的窗玻璃上,一闪钻进了车厢落在包厢边门的镜子里,忽闪忽闪地眨着眼,红晕晕的脸蛋儿荡着甜甜的笑靥,像来自黑暗中一个温馨的吻。

  未等你会心地笑出来,她忽地溜回窗沿,回头甩袖一瞥,便不见了踪影。

  晦暗不清的窗外,轮声依然不断送来叠叠山影,苍茫冷峻中罩着几分神秘。

  锯齿型的峰线上错错落落的树影背后,不时腾起缕缕晕红的天光,时强时弱,把树影映衬得明明灭灭,跃跃欲飞,仿若晨曦中踏着山脊疾驰的列列铁骑。铁蹄踢出的火花一簇簇一束束地在峰脊和树丛间跳着、蹦着、溅着,越来越密,越来越强,忽地化成万千金箭直射过来,嘭地落在窗玻璃上,腾起一片熊熊火光。

  “呼——”巨兽似的黑影扑过来,把金箭全吞没了。黑暗中压向铁道的层层叠叠叶影,龇着尖的、圆的、棱的钢牙铁齿,咔嚓咔嚓地把金箭全嚼成星星点点的碎金,呵成团团光斑,在半明半暗的树丛叶隙中飞蹿——忽而幻化成一群群穿林的金雀,叽叽喳喳扑腾飞跃;忽而化成一阵阵流星雨,飘飘扬扬飞迸摇曳;忽而融成一脉脉金色的山泉,闪闪烁烁,跌宕流淌……

  光明为了照亮人间与黑暗做着怎样的斗争呵!生命总在黎明前的黑暗中涅槃而生。

  正想着,一片银雾挟着惊雷轰轰轰地滚泻过来,窗玻璃咔啦啦地震颤着。一列反向行驶的列车正与我们相遇,擦身而过的一面面黑乎乎的车窗中,偶尔有一面透出黄黄的灯光,调皮地眨着眼,像是一声温暖的招呼:“嗨!”一闪便消融在惊雷炸响的黑暗中。

  当最后一面车窗擦过时,远处灰白的天幕间,一轮红红的圆日正贴着山脊一点一点向峰顶滚动。正当它慢慢加速,辗过一坎坎高坡时,突然一个趔趄,呀——红日失足跌下了峰脊,只露出半个脸蛋,一起一落地挣扎着。糟了!它撑不住了,嗖地沉了下去。未等你叫出声来,它又嗖嗖嗖地爬上来,眼看快攀到峰尖了。红日与山脊的触点处迸涌出一束束金红色的光波,顺着沟沟壑壑,踏着腾腾雾气,缓缓地滚涌漫泻。在岩头、崖角、峰壁、树梢处撞起一片片红浪,喷溅旋卷,烁烁地激荡着,搅得雾气一股股往上蹿。

  雾气几番腾挪,瞬间便把红日簇拥到灰暗的云层中。但见云烟一袭袭地飘来,争着给红日笼上曼妙的面纱。

  薄纱中那红红的脸儿忽明忽暗,时而扯住轻纱掩住半边脸蛋,欲露又隐,扭扭捏捏;时而羞得蒙住脸咭咭地偷笑,笑抖得云隙间霓霞飞闪;时而又闪出两片红唇,脉脉地吻别依依飘拂而去的轻纱。好一个美丽朦胧的梦啊,梦里有羞红的脸,有翩翩蝶动的纱裙,有舞动的云影,有柔和透亮的天光……

  朦朦胧胧中,忽觉轮声骤然变急:“咣!轰轰轰……”黑暗突然罩了下来。萤火虫从窗外一闪一闪地掠过,翅尖拽着细长的光芒,在窗玻璃上划出一道道神秘的闪电。当眼睛适应下来,才看清原来是隧道洞壁上的一盏盏壁灯。轮声在炸响,没有尽头的黑乎乎的洞壁在不断涌来又被轮声卷走。黑暗正吞噬着列车,空气令人窒息。好在萤火虫般的灯光一路不离不舍地伴着,给人以光明抚慰。

  怪不得人为驱除黑暗,不断追逐光明。我不禁想起隧洞外的那轮红日,光明早就在我们眼前,可总被影像遮蔽。是影像迷惑我们,还是我们太执着于影像,以至于身在光明中却找不到光明。

  “呜——”白闪闪的亮光挟着笛音呼地卷进了车厢,还没反应过来,列车已冲出隧道。

  淡绿的远山在雾中浮浮沉沉,山脚不时闪出叠叠灰黑的屋瓦,像展翅的山鹰贴着垄垄金色的油菜花无声地向后滑翔,一条发亮的小河驮着金梭似的日影从绵绵的花海中逶逶迤迤地飘来……

  灿灿的日光早挤满车窗,烁烁地舞动着,影儿落到茶几一册翻开的诗集上,不停地在《见与不见》的诗行间溜来溜去,兴奋得连连眨眼——

  你见,或者不见我,

  我就在那里

  不悲不喜…… 

   作者:李科烈   


 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